怎么也没想到,他会是个趁人之危的登徒子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5
  • 来源:PO18_脸红心跳

  怎么也没想到,他会是个趁人之危的登徒子,上次被他几乎摸了全身后,误会过他,后来真出.水痘了,她以为她冤枉他了,没想到……

  唐浅央心里十分地受伤,也十分地介怀,感觉对这个裴亦修很失望。但她又何曾对他抱有希望过?

  “血口喷人!”,他回给她冷冷的四个字,那一巴掌除了在他的脸上落下淡淡的红痕外,仿佛从没发生过,因为他的表情那么地冷。可她的手越麻痛地厉害,甚至在颤抖……

  血口喷人?他反过来指责她冤枉他?

  “亲眼所见!”,唐浅央愤怒地回给他四个字,低下头,看着自己还敞开的衣襟,连忙揪住,那胸口处带着丝丝的清凉感,像是薄荷。

  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了,裴亦修无语,冷冷地睇了她一眼,“在我眼里,你的身子跟实验室里的那些尸体没什么区别!”,他终于说了一句很长的话,站起身,拇指揉了揉手指,暗暗地将那残留的药膏揉去,转身前,没忘对她补充一句。

  “当然,摸起来和那些冷冰冰的尸体更没区别!”,冷冷地说着违心的话,他再睇了她一眼,转身,大步离开。

  “你——你——”一向聪明伶俐的她被他的话堵得一时半会儿说不出反驳的话,等要反驳时,他已经离开了她的卧室。唐浅央坐在床.上,挫败了扒了扒头发,不但被这个死裴亦修占了便宜,还被羞辱了一番。

  唐浅央心里十分不平衡,也觉得这个裴亦修实在太难对付了,自己在他面前总是处于弱势……

猜你喜欢

身子缩得更紧,她往桌子里头更靠进去。

身子缩得更紧,她往桌子里头更靠进去。「幼幼?」拉开椅子,他在桌下找到幼幼,满面怀疑。她沉默,脑问勾勒他的愤怒。「幼幼,-怎么躲在这里?」伸手,他将她抱起,走到沙发边,不发一语,

2020-04-26

前天,她们带-玟坐车到高雄看医生,医生说她情况严重

前天,她们带-玟坐车到高雄看医生,医生说她情况严重,必须住院控制,她们不信,硬是领药回家,以为自己的耐心和爱心可以救回-玟,但短短三天,她们的信心崩溃。「我们再试试吧!我不去上

2020-04-26

客厅里的人全愣住了,端来咖啡的李妈妈呆在原处

客厅里的人全愣住了,端来咖啡的李妈妈呆在原处,不晓得下个动作怎么进行。孟孟好生气,接过李妈妈手中的咖啡,走到萧音身后一洒,她背部全湿透,场面变得更加难以收拾,天灏只好拿孟孟发作

2020-04-26

站住,你要是离开,我马上冻结你的银行账户

站住,你要是离开,我马上冻结你的银行账户,我保证你在外面找不到任何工作。”走到这地步,方应龙除了放狠话,找不出其他办法留下她。“你吓不到我的,要我留下也行,他们走,我留!”她测

2020-04-26

神经,干嘛打电话?-又不敢当面问他女议员情事

神经,干嘛打电话?-又不敢当面问他女议员情事,秘书从他腿上跨下来时,-连歇斯底里都不敢,不是?打电话只显示出-吃太饱,-没事找事,欺侮工作压力大的丈夫,除此之外,有什么功用?「

2020-04-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