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经,干嘛打电话?-又不敢当面问他女议员情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0
  • 来源:PO18_脸红心跳

  神经,干嘛打电话?-又不敢当面问他女议员情事,秘书从他腿上跨下来时,-连歇斯底里都不敢,不是?

  打电话只显示出-吃太饱,-没事找事,欺侮工作压力大的丈夫,除此之外,有什么功用?

  「等等,半个小时之后打给我,好不?」他的口气软化,是她喉间的哽咽促使他的温柔。

  「不用了,没事,我只是……太无聊……没事,真的没事。」交代过自己的举动,孟姜准备把电话挂掉。

  她越说没事,英铧就更确定她有事。「不准,半个小时之后一定要打电话给我,听到没?」

  「好,半小时。」她服从。

  「我等。」英铧挂上电话,继续会议。

  英铧的会议继续,孟姜的幻想也随之继续,幻想中,那些女人对她伸出魔爪,意外、恐吓电话、水管中流出来的鲜血……

  她不想坐以待毙,却无法反击,恐惧在内心成形,然后……呕……她想吐!

  冲进厕所,她把早餐、午餐连同下午茶全吐出来,她吐得很凶,胃在腹腔内喊救命。

  收拾房间的管家听到孟姜的呕吐声,忙走进浴室蹲到她身边问:

  「太太,-怎样,不舒服吗?」

  她焦慌忧虑,夫人出国不过半个月,出门前不断叮咛她好好照顾新夫人,瞧,她把人照顾成这样!

  孟姜来不及摇头,泪先流,果然……果然她们付诸行动,这次先下毒,下次呢?在她外出时制造假车祸?她躲得过一次,能躲得掉接下来的二、三十次索命?她不是九命怪猫,迟早死于非命。

  竞争本是最恐怖的事情,无所不用其极是从古时候就开始的事例,谁说宁要光荣失败不要卑鄙成功?错!大家都要成功,她是人家成功路上的绊脚石,不踢几脚怎对得起自己?

  这一想,她哭得更悲惨,泪水抽抽搭搭落不停。

  「太太,不要吓我,告诉我,-哪里不舒服?」孟姜的眼泪哭慌管家太太。

  「我被下毒。」

猜你喜欢

身子缩得更紧,她往桌子里头更靠进去。

身子缩得更紧,她往桌子里头更靠进去。「幼幼?」拉开椅子,他在桌下找到幼幼,满面怀疑。她沉默,脑问勾勒他的愤怒。「幼幼,-怎么躲在这里?」伸手,他将她抱起,走到沙发边,不发一语,

2020-04-26

前天,她们带-玟坐车到高雄看医生,医生说她情况严重

前天,她们带-玟坐车到高雄看医生,医生说她情况严重,必须住院控制,她们不信,硬是领药回家,以为自己的耐心和爱心可以救回-玟,但短短三天,她们的信心崩溃。「我们再试试吧!我不去上

2020-04-26

客厅里的人全愣住了,端来咖啡的李妈妈呆在原处

客厅里的人全愣住了,端来咖啡的李妈妈呆在原处,不晓得下个动作怎么进行。孟孟好生气,接过李妈妈手中的咖啡,走到萧音身后一洒,她背部全湿透,场面变得更加难以收拾,天灏只好拿孟孟发作

2020-04-26

站住,你要是离开,我马上冻结你的银行账户

站住,你要是离开,我马上冻结你的银行账户,我保证你在外面找不到任何工作。”走到这地步,方应龙除了放狠话,找不出其他办法留下她。“你吓不到我的,要我留下也行,他们走,我留!”她测

2020-04-26

神经,干嘛打电话?-又不敢当面问他女议员情事

神经,干嘛打电话?-又不敢当面问他女议员情事,秘书从他腿上跨下来时,-连歇斯底里都不敢,不是?打电话只显示出-吃太饱,-没事找事,欺侮工作压力大的丈夫,除此之外,有什么功用?「

2020-04-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