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住,你要是离开,我马上冻结你的银行账户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3
  • 来源:PO18_脸红心跳

  站住,你要是离开,我马上冻结你的银行账户,我保证你在外面找不到任何工作。”走到这地步,方应龙除了放狠话,找不出其他办法留下她。

  “你吓不到我的,要我留下也行,他们走,我留!”

  她测试自己在父亲心目中地位,眉目相对,她和父亲谁都不先开口说话。

  很明显,她又输上第二轮了,跨出大门,她的眼睛抬得高高,不让任何一滴泪掉出。

  匆间,褚天灏对方应龙投过一个安心表情,也随着沂芹的脚步离开人家。

  抬需抬

  走到法拉利跑车前,沂芹才想起皮包留在家里忘记带出来,恨恨踢一脚跑车,任防盗器鸣个不停,她快步往前行。

  她走得非常快,两条长腿交叉前进,止不住的愤怒在胸口奔窜。

  说情说爱、说结发夫妻情深似海,全是谎言,说世上独独钟爱女儿,也是谎言。

  男人,没有一个可取可信,包括她的父亲!

  相信了一辈子的父亲,到头来也只是个骗子,假的假的,统统是假的!

  没多久,另一双长腿加入她,没发出半点扰人声音,只是默默跟着,直到沂芹将要间上红灯,天灏才拉住她的手腕。

  “干吗跟着我?”恼怒一甩手,她甩不脱他的钳制。

  “受人之托忠人之事。”他笑笑,没理会她的愤然。

  “谁托了你?”

  绿灯,他拉沂芹穿过马路,几个小跑步,直到她被塞人车厢内,他都没回答她的问题。

  “你好像常常和别人吵架?”发动车子,他朝前开去。

  “你好像常常在别人的争执中扮演壁虎?”她亦不甘示弱。

猜你喜欢

身子缩得更紧,她往桌子里头更靠进去。

身子缩得更紧,她往桌子里头更靠进去。「幼幼?」拉开椅子,他在桌下找到幼幼,满面怀疑。她沉默,脑问勾勒他的愤怒。「幼幼,-怎么躲在这里?」伸手,他将她抱起,走到沙发边,不发一语,

2020-04-26

前天,她们带-玟坐车到高雄看医生,医生说她情况严重

前天,她们带-玟坐车到高雄看医生,医生说她情况严重,必须住院控制,她们不信,硬是领药回家,以为自己的耐心和爱心可以救回-玟,但短短三天,她们的信心崩溃。「我们再试试吧!我不去上

2020-04-26

客厅里的人全愣住了,端来咖啡的李妈妈呆在原处

客厅里的人全愣住了,端来咖啡的李妈妈呆在原处,不晓得下个动作怎么进行。孟孟好生气,接过李妈妈手中的咖啡,走到萧音身后一洒,她背部全湿透,场面变得更加难以收拾,天灏只好拿孟孟发作

2020-04-26

站住,你要是离开,我马上冻结你的银行账户

站住,你要是离开,我马上冻结你的银行账户,我保证你在外面找不到任何工作。”走到这地步,方应龙除了放狠话,找不出其他办法留下她。“你吓不到我的,要我留下也行,他们走,我留!”她测

2020-04-26

神经,干嘛打电话?-又不敢当面问他女议员情事

神经,干嘛打电话?-又不敢当面问他女议员情事,秘书从他腿上跨下来时,-连歇斯底里都不敢,不是?打电话只显示出-吃太饱,-没事找事,欺侮工作压力大的丈夫,除此之外,有什么功用?「

2020-04-26